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默片时代的「电 影 院 往 事」

默片时代的「电 影 院 往 事」

图片说明:默片时代的「电 影 院 往 事」,。

讲故事是一门手艺。而这条道路的前方有很多个分叉口。从中国的相声、日本的漫才和落语,到西方的脱口秀,一门艺术演化出了无数的变体。而讲故事的人,从古老的吟游诗人,到茶馆的说书人(口头传播),又演变成了现在的作家和读者,编剧和评论家(纸质媒介),导演和剪辑师(画面影像)。 在100年前,还有一群专门讲故事的人,他们站在剧场的舞台之上,通过配音、旁白和剧情解说的方式,将银幕上放映的无声电影通俗地讲述出来,让所有人都能毫无障碍地进入影像世界,并沉浸于故事之中。《默片解说员》讲述的,正是这个在100年前昙花一现职业的故事。0101这是一个有关话语权的故事。“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这句话多少有些老生常谈,那么让我们回到给日本人带来无数浪漫幻想的大正时期。彼时,日本的电影处于默片时代。普通大众面对这种新颖的影像媒介,还存在一定的隔离感,而充当二者桥梁的,是被称为“活动弁士”的默片解说员。他们和演员一样,是当时的大众明星。 解说员是讲故事的人,也是掌握着话语权的媒介。他们可以将一个故事随意打碎、糅杂、润色、重组再传递出去。这意味着解说员既是叙述者,也是创作者。 “电影曾经是无声的,但是日本从未有过真正的默片时代。”电影的片尾出现了这行字幕,正说明了一个有趣的事实:这部电影虽然以默片时代为背景,却是一部有关声音的电影。 在电影中,本应是封闭空间内焦点的电影,变成他们插科打诨、嬉笑怒骂的舞台装置。而语言和声音将图象表意化,并成为故事结构中的强权。 大正时代的弁士,正是靠着这独一无二的语言才华,逐步打响自己的名号的。曾经名动一时的传奇弁士山冈秋声,能用七种声线为人物配音,徐徐道来的解说引人入胜。 青木馆的首席弁士茂木,用声情并茂的语言和表情,赚足看客的眼泪。而性格粗犷的内藤,解说风格却四平八稳,十分可靠。不同的解说员对同一部默片,有着迥然不同的演绎,叙述的再编排其实就是话语权力的再构建。 梦想成为解说员的男主角俊太郎,一开始就是靠把一部纯情电影解说成一部狗血情色片出道,从此走上了他的职业生涯。 而传统戏院青木馆和新式剧场橘争夺人才的一幕,其实就是在争夺话语权。老一辈没落,新势力崛起,且颇有些垄断行业的趋势,对应的正是传统与新式之间的对抗与此消彼长。 从上帝视角来看,影片中两个放映馆之间在逐渐衰落行业的内部对抗,或许显得有些可笑。可是,就如同弁士之间存在的敬佩和嫉妒一样,他们必须抗争,必须站在舞台之上,争夺属于自己的话语权。而这并不可笑,这是对尊严的维护和对理想的热诚追求。 周防正行导演的这部影片,包对100年前电影的再创作;影片中弁士对电影的解说,也是对正在放映的影像的再创作,当然,这篇评论也是对这部关于电影的电影的再次解读(禁止套娃!)。戏内与戏外,构成一个完美的互文。 所以你看,当我们置身于一个历史性的叙事语法中,我们会不自觉的回溯过去,观照当下。而讲故事的行为并没有停滞,仍在以其他形式继续延续着。0202当然,《默片解说员》也可以是一个有关创作的故事。由成田凌饰演的男主染谷俊太郎,追溯他从寂寂无名到一鸣惊人的经历,正是一个关于何为创作的探讨。 千辛万苦摆脱了盗贼生活的俊太郎,在剧院青木馆谋得一份工作。他在这里遇到了曾经的偶像山冈秋声弁士,不曾想,十年后他却变成了一个庸碌无为、整日酗酒的废人。 而一次偶然的契机,将他推向了舞台。连稿子都没准备的俊太郎,却凭借着过去假扮名弁士的解说经历,完成了一场天衣无缝的模仿。 然而与台下的一片叫好声相反,山冈秋声对俊太郎的模仿十分愤怒,贬斥这种半吊子的行为。这一层,指出了模仿不是创作的关系。遭到质疑的俊太郎,决心找到自己的风格。在舞台上,他将一个故事“曲解”成了另一个故事。与上回同样,他赢得了满堂喝彩,也同样,没有得到前辈的认可。模仿和二次创作,仅仅是创作的前期阶段。随后,青木馆的胶片被竞争对手毁了,为了第二天的演出,只能将毫无关联的画面剪在一起。但这种“混剪”影片让其他弁士都束手无策。 而俊太郎却凭借丰富的想象力,在无意义之上构建了一层意义,创作出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故事。这第三层,讲述的是创作的本质——即是将自己的经历、情感和思考吸收理解,并一点一点地,缝进作品的血肉里。电影之外,导演周防正行也在继续着自己的创作。这是女主角梅子首次走上舞台,饰演《火车阿千》里女主角阿千的一幕。戏外是男女主对影片进行解说,默片中是男女主的对手戏,银幕与舞台的双重演绎,在镜头将男女主角置于画面中心的时刻,达成了统一。 电影文本与现实世界互文,产生了一种绝妙的叙事张力。而在这一幕中,被撞破的银幕上,正好放映着一条小径,而男女主却正好在那个破洞处。于是影片中最有趣的一幕出现了——俊太郎和梅子透过破洞,惊讶地看着台下同样一脸惊诧的人群,随后牵着手背向观众,向银幕里路的尽头跑去。替身取代影像,走上了现实的舞台。这无疑是双重意义上的“打破第四堵墙”。0303影片的高光时刻,无疑是那场让人笑出腹肌的追逐戏。男主角俊太郎骑着缺了脚踏板的自行车磕磕绊绊地在前面跑,盗贼头子安田骑着三轮车在后面追赶他,追捕诈骗团伙的木村警官则坐上人力车跟在这两个罪犯后面。这一路如同闹剧表演一般,警察和盗贼合演一场“猫和老鼠”,各种笑料包袱不断地抖出来。在追逐戏的末尾,俊太郎被盗贼头子用枪抵着脑袋,此时火车汽笛鸣响,画面切给了坐上火车追求梦想的女主角梅子。那是旧时代落幕的号角——弁士不再是舞台上的明星,导演和演员将重新夺回电影的话语权,而对男主来说,是过去努力追求的梦想化为泡影,是对意义的质疑。随后,追赶他们的警察木村对男主说,“电影在银幕上完结了,但人生还会有续集”,此时汽笛再次鸣响,仿佛在说:新的时代,新的生活,要来了。 从这个点来看,这一场追逐戏,其实就是一个寻找出路的过程。默片的黄金期已逝,俊太郎时来运转的解说生涯是落寞行业的回光返照。运去英雄不自由,俊太郎最后也不得不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,再次与爱人擦肩而过。但是,让我们重新回到电影里,找到一个很容易会被忽视的人物——山冈秋声。山冈秋声曾是默片解说界名噪一时的明星,也是激励着男主俊太郎走上解说员道路的童年偶像。 然而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,他都是一幅昏昏沉沉、浑浑噩噩的样子。整日酗酒、睡觉、说丧气话,以至于最后无法上台解说。而当我们思考他种种行为背后的真相,会发现这个人物才是整部影片中最清醒的人。他意识到解说员这项职业正在不可挽回地走向没落,“没有弁士的解说,电影也会存在”,而对意义的追问总是走上一条死路。只有在影院放映一部乱七八糟、无人能理解的“混剪”影片时,他才短暂地提起了一丝干劲。 影片举重若轻地把这个人物放置在角落处,构成了一条暗线。当你偶尔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,会发现他总是处于一个旁观者的位置——看到自己的后辈模仿自己、超越自己,看放映室里的手忙脚乱,冷眼旁观舞台上的人在舞台下胡乱打闹。一个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姿态。就如同样作为默片解说员,黑泽明的哥哥黑泽丙午面对无声电影的没落,最终走上了自杀这条末路。而讲故事的目的就在这儿,它既是与历史的一次对话,也是对生活意义的一种追问。当热爱的事物注定走向灭亡,还要不要继续下去,本质上看,它其实是失去了意义的生活,还要不要继续过下去的问题。这是最重要的问题,也是唯一严肃的问题。但电影止步于此,不再往下探讨,重新回到故事的世界。 正如所有的故事必将有一个结局。影片将要落幕处,一把大火,烧毁了代表传统的戏院青木馆,山冈看着这满目废墟,毅然离去,只留下一个背影,作别整个默片时代。 而电影导演二川与女演员(即女主角)梅子登上了那辆时代的列车,电影逐渐脱离他者的叙事,开始展现自己的独特魅力。 整部电影的母题,其实就是一场告别,告别过去,开始新的生活。 所以你看,故事并不只是一个娱乐,它承载的东西太多了,理想、追求、意义、价值,等等。而最终指向的,都是人。《默片解说员》所呈现的,正是其中极为精彩的一幕。(图片来源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)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av资源电影网站_日韩av手机视频_日韩专区自拍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默片时代的「电 影 院 往 事」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rocoshu.com/article/83.html
有关热门【默片时代的「电 影 院 往 事」】的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