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渤演的电影著名作家叶永烈去世,《十万个为什么》、“小灵通”系列都是经典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哲洙是什么电影_豆瓣电影是个什么东西_查克和宾果是什么电影--呱呱电影资讯网
钱江黄渤演的电影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李蔚2020年5月15日上午9时30分,著名作家叶永烈于在上海的长海医院去世,享年79周岁。叶永烈,笔名萧勇、久远、叶杨、叶艇。浙江温州人,1940年8月30日生,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,一级作家、教授、科普文艺作家、报告文学作家,出版过180多部著作。叶永烈早年从事科普科幻创作,以长篇小说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,曾任中黄渤演的电影国科学协会委员、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、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。他从11岁起发黄渤演的电影表作品,19岁写作第一本书,20岁成为《十万个为什么》的主要作者,21岁写出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。1979年3月,叶永烈被文化部和中国科协联合授予“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”称号。1976年春,时任上海电影制片厂编剧的叶永烈发表科幻小说《石油蛋白》,1981年,叶永烈任导演的电影《红绿灯下》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科教片奖。1983年之后,叶永烈开始由科普和科幻作品创作转向纪实文学的创作。1984年,出版《小灵通再游未来》,之后又出版了《小灵通三游未来》。对很多70后来说,叶永烈就是小灵通的“爸爸”。书中的主人公——小记者“小灵通”来到未来城,识了飘行车、生产蔬果的“农厂”、家用机器人和人造太阳等等新奇事物。虽然这些今天听来已不新鲜,但在当时,小灵通系列的奇思妙想,赢得了当时众多青少年读者的喜爱,甚至还微妙地影响了他们对自己未来职业和事业的“设计思路”。继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之后,叶永烈的科幻小说创作便一发不可收拾:从喜马拉雅山上的恐龙蛋,到造在海洋深处的石油工厂,他带着读者进入了一个令人神往的新奇世界。从1978年起,他发表、出版了300多万字的科幻小说。叶永烈对自己的创作做过一次数字总结:“前段时间我整理了我的科普作品,叫作《叶永烈科普全集》,有28卷,1400万字;我的纪实文学作品是1500万字;还有行走文学,《叶永烈看世界》21本,现在已经全部出版,500万字。”2015年开始,叶永烈从纪实文学转向长篇都市小说的创作,经过三年努力,完成135万字的“上海三部曲”。这三部长篇小说,并无故事上的联系,而是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不同历史时期的上海。叶永烈作品《红色的起点》《历史选择了毛泽东》《毛泽东与蒋介石》构成总字数150万字的“红色三部曲”,输出多种语种版权。“红色起点”这个生动、形象而准确的概括,向全世界告知了上海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作用与意义。2011年,本报记者曾采访过叶永烈——在进行中的上海书展上,出现了一张久违的面孔——叶永烈。这位前科幻作家,已转型为传记作家,与钱学森之子钱永刚一起,出席纪念钱学森百年诞辰暨《走进钱学森》签售现场。“科幻文学?我早就胜利大逃亡,华丽转身,已经是纪实文学作家了。”叶永烈一句调侃,不经意透露出曾经的辛酸。谁能忘记,他写于1961年的一本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在改革开放之初创下了300万册的科幻小说发行量纪录,可后来,科幻小说之路却布满荆棘。当记者与叶永烈攀谈起科幻小说话题,这位71岁依旧神采奕奕的老人,开启了尘封的记忆。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,“科学的春天”开始,那也是科幻、科普文学的春天,上世纪80年代初,除了《小灵通》,其他一些科幻小说也都大受欢迎,比如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、《飞向人马座》等,大量国外科幻作品被翻译到中国,《铁臂阿童木》、《大西洋底来的人》风靡一时。叶永烈说,那时出版社常常排长队重印过去的科幻科普作品。然而到了1983年11月,科幻大潮随着一场争论戛然而止。“当时,有些人频频在报纸上发表文章,发动所谓‘清除精神污染运动’。”叶永烈说,当时围绕科幻小说究竟姓“科”还是姓“文”,两派展开激辩。“后来已经不是正常的学术争论了……中国科幻小说就是这样被棍子打下去的,至今未恢复元气!”“1983年11月,《中青报》黄渤演的电影头版刊登了一篇《思想上的黑影》,矛头直指我的长篇小说《黑影》。”叶永烈记得很清楚,作者在原稿中点了他的名,后来报社编辑说叶永烈是全国青联会员,不能点名批评,所以才没点。“当时《黑影》已经在《羊城晚报》连载三个月,列入了珠影的拍片计划,又翻译成英语准备在美国出版。一被炮轰,这些都泡汤了。”叶永烈的语气里是无尽的惋惜,“出版社把已排入出版计划的科幻小说全撤了,1984年科幻小说的发行直线下降,20年没缓过来。”叶永烈认为,这些年国内科幻文学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,主流文学界看不起科幻文学,觉得它属于通俗文学,而科学界则认为科幻文学是想像出来的,没有科学依据。科幻文学在夹缝中求生存。不过,今天的舆论环境,却让自称“退役的科幻老兵”的叶永烈颇为羡慕,“年轻作家们赶上了好时候。”在《三体》封底,叶永烈写了这样的推荐语:“从刘慈欣身上,我深切感受到了新纪元中国科幻的勃勃生机。”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